民宿酒店化:“老板娘文化”的标准化延伸

慢客长泰

 当前民宿业有两大分支。一是在情怀驱动下,文艺青年领衔逆城市化,回归乡村,开办个性民宿;另一分支则以各路资本为代表,它们看好兴起中的乡村游市场,引入酒店管理与服务模式,开发标准化泛民宿产品。

 分歧由此产生。文青派认为,带有鲜明在地化、个性化、人格化色彩的“老板娘文化”是民宿的精神内核,民宿酒店化是对民宿精神的消解与背离;资本派则主张,酒店经验与民宿的结合,能够补足传统民宿服务与硬件短板,为都市人提供更加舒适的居住体验。


● “老板娘文化”还是企业化


 和大部分民宿故事的起点一样,李亚明涉足民宿市场,也源自乡村情结。

 李亚明是厦门企业朗乡投资的掌舵人,多年来深耕城市规划与地产开发领域。早年师从古建大师阮仪三的经历,让李亚明对投身乡建充满期待。乡村度假品牌溪园,便发端于此。

溪园入口(资料图

 溪园的第一个实践项目,位于漳州市长泰县马洋溪畔的后坊村马厝自然村。两年前,李亚明的团队第一次邂逅村中一处废弃的村落时,便在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幅闽南传统乡村图景:“沿溪而建的村舍错落有致,周边是空旷的田野,屋后的百年桂花树一到八月就散发出阵阵清香,黄昏时分,荷锄而归的乡民,在院落间的空地上纳凉、品茗、闲谈……”

长泰 后坊村(资料图

 李亚明希望通过民宿开发,在这里复现乡村记忆。

 但是,应该遵循怎样的开发路径呢?彼时民宿业的主流,是莫干山、大理、丽江的城市造梦者引领的情怀民宿。“他们对乡村原始民居进行简单改造,提供温馨而具有人情味的服务,强调民宿主与住客间的温情互动。”溪园项目设计总监赖勇虎说,具有温度的“老板娘文化”是传统民宿的最大卖点。

配套设施(资料图

 但传统民宿的局限性同样不可忽视。“都市人对乡村的认知大多是田园牧歌式的诗意画面,却往往忽视了其落后与不便之处。”赖勇虎以溪园在马厝村开发的这处古村落为例,“这些早已闲置的闽南传统民居,房间面积大多不足10平方米,居住空间低矮、潮湿、阴暗,隔音效果差。”

 除了硬件不宜居,传统民宿的服务能力也存在天然缺陷。“由于经营规模限制,传统民宿难以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务,卫生、管理、餐饮、安全等都为都市住客所诟病。”在赖勇虎看来,尽管传统民宿可以通过民宿主的魅力弥补服务上的缺陷,但对于对居住品质有所追求的客户而言,依然是一大缺憾。


●乡村意象与现代元素


 业内对民宿酒店化的普遍担忧在于,服务标准化使得民宿不再温馨,缺乏生活气息和生活体验,冰冷的酒店产品与乡村格格不入。为此,溪园团队恪守的理念是,连锁却不复制,不动声色地融入乡村。

 复现乡村记忆,是他们首先做的事。他们的做法,不是古厝重建,而是在民宿设计中,充分植入乡村意象。

公共庭院(资料图

   “马厝村原有的建筑格局,是所有房间的门都朝公共空间敞开,这给住客产生了一种被窥视的不适感。”赖勇虎说,在改造过程中,他的团队引入了中国传统园林的建造理念,重塑了溪园民宿的空间尺度,“一方面保留了广阔的庭院作为公共空间,另一方面将住房改造为私人院落,并在公共空间与私人院落间,设置了回廊与石墙加以区隔,既满足了都市人对私人空间的需求,又再现了传统乡村的生活场景。”

以当地石材装饰民宿的墙体(王凯瑛 提供

 乡村意象,还体现在民宿的众多细节之中。“我们保留了闽南民居传统的燕尾脊构造,在装修过程中,就地取材沿用了石墙、木板、瓦片等传统建材。”赖勇虎以溪园酒店中大量采用的石头贴面墙体为例,“马厝村的石材具有与众不同的质感,颜色偏黄,我们在村庄里收集了大量因为拆迁而废弃的石材,将其切割后,用于墙体贴面,营造出了复古感。”

客房(资料图

 乡村意象的导入,旨在营造空间氛围。嫁接现代酒店管理与服务经验,则指向提高都市人的住宿体验。“在客房的装修方面,我们采用的是北欧简装风格,大量钢构、玻璃等现代元素的运用,与乡村印象形成了古典与现代的碰撞。”溪园酒店经理叶岳清表示,现代化的配套设施也得到运用,其中就包括具有冲洗、温控等功能的智能马桶。

私人庭院(资料图

 标准化的服务流程,并不意味着传统民宿的人情化服务就难以实现。目前,溪园酒店正试图培育被称为“马小溪”的民宿主人形象。“马小溪将是一个乐于分享、热爱旅游、高度人格化的民宿主,每一个服务员都是马小溪,无论是线上预定咨询阶段,还是实际入住阶段,我们都以这一形象进行服务。”赖勇虎说。


●用民宿撬动乡建新路径


 民宿,并不是溪园团队的唯一目的。他们的计划是,以民宿开发为起点,在马洋溪开展乡建,构建连接城乡的新纽带。

开心农场资料图

 围绕着民宿,溪园配套了开心农场与文化集市两个功能区。其中,开心农场通过生态种养,既能够为民宿稳定供应安全的食材,又能够为城市游客提供采摘、科普等乡村生活的体验;文化集市,则以乡村街市的形态,实现了多重业态的聚合。“乡村的在地美食、古法手艺都将在文化集市得到挖掘与呈现。”赖勇虎表示,文化集市将成为连接城乡的重要平台。在这里,都市人有了更多渠道了解乡土文化,乡村产品也有了进城的更多通路。

颇具乡村特色的民宿亲子活动。(资料图

  “我们专门成立了文创开发团队,引入台湾文创经验,对长泰本土资源进行挖掘与开发,将其打造为爆款。”在赖勇虎看来,长泰颇负盛名却久居深山的坂里红酒、大树碱面等特色产品,都是不可多得的好资源。目前,“在地好物”店的第一批产品已经上架,分别是具有长泰特色的香菇脆片与杨梅酒;手作现场,则引入本地木偶师、竹篾师等民间艺人团队,旨在保护传统,复兴非遗;城乡跳蚤市场,将让城乡旧物有了双向流通的场所,进一步推动城乡互动。

文化集市上的老手艺展示资料图

 乡建运动,离不开本土乡民的参与。赖勇虎希望,能够通过民宿及周边业态的开发,带来更多人流量,让本地村民实现本地就业,参与村庄再造。“目前,我们和厦门大学联合成立了文化发展研究院,未来将在后坊村开设乡村学堂,一方面推动村民文化素质的提高,另一方面旨在培养他们在村庄开发中的职业素养。”赖勇虎表示,乡村学堂将为乡村游经营规范、旅游产品设计等方面提供智力输出与支持。

来源:《福建日报》记者:张辉 通讯员:王凯瑛 文

    已同步到看一看

    发送中